奥运会运动员训练包缓解焦虑的新方法——第一

奥运会运动员训练包缓解焦虑的新方法——第一

伸懒腰运动训练

本文为转化医学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Lily

导读:生命在于运动,运动不仅有助于维持身体健康,还被证实能缓解压力和焦虑,维护心理健康。然而,对于某些特定人群来说,运动却成为了一件奢侈的事——例如神经系统疾病或心血管疾病患者、住院患者及一些老年人。即使对于健康人群来说,快节奏的工作生活方式、复杂的社交关系都可能让我们身心疲惫,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进行运动锻炼。近日,一项新研究带来了好消息——采用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技术对受试者进行第一人称视角下的虚拟身体训练,有效缓解了人们所受的社会心理压力。

此项研究由日本东北大学(Tohoku University)智能老龄化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在2022年5月发表于《国际环境研究与公共卫生杂志》(IJERPH),研究论文题目为Neuroendocrine Response and State Anxiety Due to Psychosocial Stress Decrease after a Training with Subject’s Own (but Not Another) Virtual Body: An RCT Study。

s://.mdpi./1660-4601/19/10/6340

在该团队之前的研究中,已发现如果从第一人称视角来观看一个移动的虚拟身体,将会引导人们产生一种错觉——自己对此虚拟身体产生了拥有权和代理权。该团队于2020年11月发表的一项研究已证明了虚拟身体训练可以为健康成年人带来身体机能、认知功能及神经系统方面的益处。基于这些研究结果,研究者设想虚拟身体训练也可能诱发神经内分泌效应,进而促使社会心理应激反应(psychosocial stress response)的下降——就如同人们在做了真正的体能训练后那样。如果此设想得到证实,虚拟身体训练或将有望被应用于更广泛的领域,例如体能水平较低者(处于虚弱状态的老年人、神经系统或躯体疾病患者、住院患者及慢性病恢复者)可以通过虚拟身体训练来缓解自身所受的社会心理压力和状态性焦虑(State Anxiety)。

于是,研究者设计了一项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将52位健康受试者随机分配入实验组和对照组,并对两组人员进行了虚拟身体训练——实验组人员以第一人称视角观看自己的虚拟身体(a virtual avatar)跑步30分钟;而对照组成员则以第三人称视角来观看此虚拟身体进行相同时长的跑步。在虚拟训练结束后,研究者测定并对比了两组人员所产生的α唾液淀粉酶浓度(一种应激反应的生物标志物),并且对两组人员的社会心理应激反应进行了标准化评估(特里尔社会压力测试,TSST)。测定结果发现,仅在实验组中观测到α唾液淀粉酶浓度减低;并且在实验组人员中观测到社会心理应激反应程度的显著降低。

基于上述试验结果,该研究认为,从第一人称视角观察虚拟身体的移动,会产生虚拟错觉并减缓神经内分泌应激反应及状态性焦虑。在未来,研究团队将考虑更换受试人群(在年龄、健康状况等方面的考量)、增加虚拟身体训练的时长,在更广泛的证据层面进一步探索虚拟身体训练对人体生理机能及心理健康状态的影响。

虚拟场景中的参与者A和虚拟身体B、C(实验组):

实验组受试者的头部朝向下、朝向自己,观看虚拟身体运动。

虚拟场景中的参与者D和虚拟身体E、F(对照组):

对照组受试者的头部朝向左,观看虚拟身体运动。

有氧运动负重力量训练

参考资料:

s://.mdpi./1660-4601/19/10/6340

s://medicalxpress./news/2022-06-virtual-physical-psychosocial-stress-anxiety.html

注:本文旨在介绍医学研究进展,不能作为治疗方案参考。如需获得健康指导,请至正规医院就诊。

推荐·直播

06月07日 14:00-16:00 线上

肿瘤免疫前沿进展和创新技术在线研讨会

扫描预约直播

残疾人桥式运动康复训练

06月22日 19:00-20:30 线上

聚焦药靶—NTRK靶向药物研发及进展在线研讨会

扫描预约直播

运动员小时候训练挨打

最新资讯

热门资讯